品读会在巴金故居举行,八斤书话

图片 1

我读巴金是从《随想录》开始的,《随想录》也许是巴老作品中版本最多的,从1987年初买下第一套,二十年来陆续选择收藏了十几种版本。来到孔夫子旧书网,结识了很多同好,经常有书友询问《随想录》的版本情况,今发此帖抛砖引玉,惜藏品有限,不能全面展示《随想录》的版本风采,待今后陆续补充完善吧,同时纪念八斤半收藏《随想录》二十周年。

古籍图书:因为稀有而珍贵
一般来说,年代越久的图书越有收藏价值,古籍图书由于年代久远,留存于世的寥寥无几,于是显得格外珍贵。那些远古时代的纸装书,现已成为博物馆级别的收藏名品了。正是因为存世量少,因此具有更大的升值空间,在鉴赏价值上也比其他图书更胜一筹。在古籍图书中,也有两类上佳的珍品,即未裁本和孤本。未裁本就是毛边本,即边缘不曾被裁剪过的书籍,其中1931年5月15日上海联合书店初版的《青春散记》,便是一例海内的珍本。孤本就是指书的作者只印一两本供自己留存的书,这样的书更为罕见。
初版精印本:往往是限量版本
一般来说,初版的图书在印刷装订质量上相对较好,又由于初版试销,印刷量并不大,其中尤以第1版第1次印刷最为珍贵。初印本中还包括外文古书及名着的初译本,也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精印本是指精装印刷或特殊印刷,一般为限量版本,如上海译文出版社1993年9月初版《夏洛外传》只印精装50册,珍贵至极。如若属初版精装印刷,价值更大,更值得收藏。
签名本:因为作者而珍贵
有些书出自名家之手,若有名家的亲笔签名或留言于扉页,收藏价值便会大大提高,如前面所说的巴金先生签名的《随想录》。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名人签名书都具收藏价值,还得视内容及出书数量等其他因素来决定价值的高低。
特殊版本:特殊性决定价值
特殊版本有很多种,前面所说的精印、初版、未裁本、孤本等都可以算是特殊版本。除此之外,还有诸如“错本”、“创刊号杂志”,珍贵图书的外文版、盲文版、少数名族版等,因其数量极少等特殊因素,也是价格不菲。

巴金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纪念版

图片 1

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巴金故居纪念馆主办的《随想录》(巴金诞辰110周年纪念版)新书品读会5月10日在巴金故居花园举行。

  作为享誉海内外的文学大师,巴金先生创作了许多优秀的作品,而晚年创作的《随想录》,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更是达到了他一生创作的高峰。“文革”结束后,自1978年开始,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巴金先生以古稀之年、老病之躯,创作了“说真话的大书”———《随想录》。它的独特与深入之处,是其中对历史的反省从一开始就与巴金向内心追问的“仟悔意识”结合在一起,这种意识在今天都是难能可贵的。《随想录》被誉为“五四以来,继鲁迅的杂文之后,我国最伟大的现代散文,是我国现代散文史上出现的第二高峰”,当之无愧。

  今年正值巴金先生诞辰一百一十周年,为了纪念巴金先生,为了重温《随想录》的精神,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14年重新编辑出版了 《随想录》 纪念版。这部当年感动了无数人的作品,以全新的面貌再次面世,进入当年的“故友”和当今的“新知”的视野。为庆祝这一出版盛事,巴金故居特别举行《随想录》新书品读会。

  品读会开始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应红女士向巴金故居赠送《随想录》纪念版毛边本、精装本、平装本各一套,以此表达对《随想录》作者的崇高敬意。人民文学出版社责任编辑赵萍女士则向观众介绍新版《随想录》的编辑过程与特点,分享这套精美之书诞生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巴金研究会会长陈思和教授也莅临现场,以专家和普通读者的双重身分,和在场读者一起品读《随想录》。活动当天,巴金故居花园的步道上,还展出了《随想录》各个不同时期的版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