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晓竟忘暗记,三个清白

图片 3

与世无争

一、一只被赶上架的“鸭子”

在印度,努尔的家族非常有名望。按当时的社会关系来算,她的父亲是个亲王,如此,努尔便是名不折不扣的公主。七岁时,努尔一家移民到法国,在那里,极有语言天赋的她很快就掌握了法语,顺利融入到了法国社会中。

大学里,努尔学习的是儿童心理学。她不仅喜欢音乐,还喜欢给孩子们讲故事,有空也自己写故事。于是,尚未走出校门,努尔已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儿童读物作家。富足的家庭环境,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以及青年时代接触的都是与其同样无忧无虑的孩子们,让努尔一直生活在与世无争的环境里。如此便也注定了,她终究是无法学会如何在残酷的人际斗争中去防范他人的。

1839年9月,纳粹德国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闪电般侵占了波兰,接下来,如多米诺骨牌般,欧洲各国迅速被纳粹攻克。到1940年6月,法国也被攻陷,整个西欧就只剩下英吉利海峡对岸的大不列颠了。仓皇中,努尔一家逃到了英国,在那里,她报名参加了女子空军军团,成了一名无线电报收发者,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谍报员。

当时英国在法国的敌后占领区设立了多家情报机构,英国特别行动委员会法国分支机构的负责人莫里斯觉得努尔“头脑过于简单”而拒绝接收她。然而前线多个秘密组织陆续遭到破坏,人力不济,莫里斯就算再不情愿,最终还是不得不接收了努尔,何况她不仅精通英语与法语,还懂得无线电报知识。

于是,1943年6月,29岁的努尔化名马德琳,踏上被纳粹占领的法国土地。

图片 1

二、勇敢却有点二的间谍

早在前往法国之前,努尔就很清楚自己所从事的这项工作有多么危险。在占领区,无线发报员的平均工作寿命只有六个星期,这一残酷的事实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但努尔毅然接受了这一任务。她愿意做一切正义的事情,哪怕为此付出生命也再所不惜。

一踏上法国的土地,努尔便不顾个人安危,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那段时间,她将自己装扮成一个普通的法国女人,经常暗中给英国与法国的抵抗军队牵线搭桥。然而,特工这一工作,光凭一腔热情与勇敢是不够的,它需要的更是机敏、智慧和处变不惊的能力,而这些正是努尔缺少的。

第一次单独行动,努尔的任务是把获取的德军驻防图交给前来与她接头的地下人员。由于兴奋与紧张,努尔不但忘记了在英国受训时教官教授的反跟踪措施,而且连接头暗号也给忘了。

走在大街上,看着身边不断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努尔急得要哭了,可越着急越想不起来。无奈之下,这个憨厚的姑娘采取了一个让人胆战心惊又啼笑皆非的方法—她把情报拿在手里,逢人便问,引来无数人疑惑的目光与越来越多的路人的围观。

努尔的这一举动让前来接头的两个特工惊诧不已,在确定努尔没有被人跟踪后,他们装成精神病院的护工,以寻找走失的精神病患者的名义,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努尔。

但这次教训并没有让努尔引以为戒,在以后的日子,她还是毫无心机,做事依然我行我素。有一次,努尔在发完情报后,竟然将密码本和记录着巴黎所有地下抵抗组织人员名单的工作手册落在了旅馆的房间里。好在旅馆的老板是个法国民族主义者,发现了努尔丢在屋里的密码本之后,并没有拿着它向盖世太保领赏,而是从工作手册上翻出努尔的电话,打电话让她回来拿走自己的东西。

也正是从那一刻起,同事们开始感觉到努尔的危险。这样一个马马虎虎的间谍,如一枚不定时的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在身边炸开,伤到自己人。而间谍这一行业,最怕的就是马虎,何况盖世太保的嗅觉十分灵敏。

图片 2

那个时候,法国情报组织每两天向伦敦发送一次情报,为防止被发现,要经常更换发报地点。可是后来由于努尔的一个法国上司的出卖,情报站遭到接二连三的破坏,大量特工被捉,努尔的生命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为了保护有生力量,伦敦方面决定派飞机接回在法国的几名线人,可努尔却坚持留了下来。由此,她成了在法国孤军奋战的唯一一名无线电发报员。

盖世太保的追查越来越紧,努尔不得不一次次搬家,不断更换着工作地点。后来,努尔选择了一处闹市。在她看来,闹市里人员嘈杂,大家互不认识,比起人口稀疏、众人对租住的人员都了如指掌的小地方,相对安全些。努尔的这一想法没有错,但错就错在,她选择的发报地点竟然与盖世太保的秘密总部只有一街之隔。

由于是孤军奋战,没有人给努尔站岗放哨,她不得不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发报。可是,天真的她却忽略了房间的隔音性,没有想到自己费力敲击发报机按键的声音竟然吵得四邻不安。很快,她便成了这条街上不受欢迎的人。

努尔曾经的变节上司有个妹妹,非常羡慕特工的工作,也想加入努尔他们这一间谍组织,但由于其哥哥是叛徒,被组织拒绝了,于是这个女人怀恨在心。她得知努尔的隐身地后,立即向盖世太保告发了努尔。

努尔被捕后,盖世太保搜查了她租住的房间,发现了一个笔记本,上面工工整整地记录着努尔每一次发往伦敦的电报的电文。这一发现,让一向冷血的盖世太保哭笑不得,谁都看得出,这个可怜的姑娘一定是误解了上司的意思—上司要她妥善处理好电文,意思是,让她发报完成后销毁电文,不要留下痕迹,然而这位天真到有点二的姑娘却将上司的话理解成了要将电文归整好,认真存档!

努尔的所作所为,让盖世太保以为自己抓到了一个可以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小姑娘,然而,他错了。

盖世太保对努尔用了最严酷的刑罚,狱友们常常可以听到从审训室里传来的努尔的惨叫声。然而任凭盖世太保怎样折磨她,她都一言不发。这个从小娇生惯养,长大后做事马马虎虎、丢三落四、天真到有点二的女子表现出的勇敢着实出乎盖世太保的意料,也展现出了一个职业特工应有的素养。

1943年11月,努尔从巴黎监狱被送到了一处集中营,从那个时候起,家人都以为她不在人世了。然而三年后的一天,努尔的哥哥突然收到了一封信,是努尔的一位狱友写来的,信中说,努尔还活着,被转移到了德国达豪集中营。

在达豪集中营里,纳粹分子对努尔进行了更为残酷的折磨,努尔被打得浑身是血,却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最终,无计可施的纳粹分子决定放弃努尔。1944年9月12日,纳粹分子将她带到慕尼黑郊外的一片小树林里,威胁她,如果再不招供就处死她。努尔冷冷地投下不屑的一瞥,用法语脱口说了一句:“自由!”

自由,是这个女子留在世上的最后的声音;自由,是这个天真的姑娘用生命去捍卫的人间最美的花。

如今,努尔所做的那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轶事已在世界各地流传开来。然而,人们在谈及努尔的种种可笑之举后,却都不由自主地陷入到另一种无形的痛楚中—那样一个天真、善良、与世无争的姑娘,本不该属于战争。

图片 3
二战期间,英军曾招募了一名代号“特工马德琳”的美女间谍,她就是努尔公主。努尔出身于印度南部一个王公之家,7岁随家人移居法国并在巴黎长大,后在巴黎大学学习儿童心理学,能讲一口流利的法语和英语。25岁时,她已是一名成功的儿童读物作家。
但是,由于不是当间谍的“料”,努尔在情报工作中频频出错,但几乎每次都能幸运地化险为夷。这个“不合格”的盟军女间谍最终死得极为惨烈:被纳粹逮捕后受尽严刑拷打也不吐露半点盟军情报,最终死于纳粹枪下,年仅30岁。
1940年,纳粹入侵法国,巴黎陷落,努尔随家人逃到英国。不久,英国皇家空军特别行动署看中了她良好的语言素质,便把她招为特工。但美貌的努尔显然不是块当间谍的“料”,在特别行动署展开的新学员培训课上,努尔不仅反应迟钝,而且学习起来很没有耐心,几乎每一门培训课的成绩都很差。这一期的培训结束时,特别行动署给这个女学员下的评语是:“笨拙、容易激动、害怕武器,脑筋不太好,不善于保护自己。”评语中的几乎每个字都在表明,努尔只能算是间谍培训班上的“笨学员”,干间谍简直就是“入错了行”。
当时,由于英国在法国的秘密电台陆续被破坏,皇家空军特别行动署急需向前方补充新的无线电发报员,完全顾不上挑选。于是,在人员紧缺的情况下,1943年6月,年轻的努尔被派往巴黎的一个情报小组,充当无线电发报员,她的代号是“特工马德琳”。虽然明知道战地危机重重,自己此去是九死一生,但勇敢的努尔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英国,来到了纳粹占领下的巴黎。
接头忘了暗号当街“展览”谍情救急努尔来到巴黎后,由于缺乏情报人员的基本素质,在工作中屡屡犯错。第一次执行秘密传递情报的任务时,她竟将盟军获取的德军驻防图拿在手中,没有采取任何反跟踪措施便径直来到指定的接头地点。而在接头时,由于过度紧张,她怎么也想不起接头的暗号。情急之下,她干脆把地图展开,向路过的每一个行人进行试探,希望通过对方的反应“撞出”接头人员。结果,她的奇怪举动很快引来一大堆看热闹的人。幸亏当时并无敌人在场,前来接头的两名地下抵抗组织成员及时赶到,看到这一幕吓出一身冷汗。他们只得装作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以寻找走失病人为名带走了努尔。
敌营邻街工作“贴着纳粹耳朵”发报另一次,努尔奉命携发报机来到巴黎郊区的一处旅馆,向伦敦拍发一份长篇电文。在完成任务离开时,她竟然将密码本和记有巴黎全体地下抵抗组织人员名单的工作手册遗失在了旅馆房间里。所幸旅馆老板是个爱国的法国人,一向支持地下抵抗运动。他马上通过工作手册上的电话号码联系上努尔,及时通知她领走名册。当努尔的法国同事知道这件事后,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他们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伦敦派来的“专业人员”!
两个多月以后,努尔决定为安全起见转移发报地点,于是选定了巴黎市区靠近福奇街的一套公寓作为工作室。但她不知道,这个新的发报地点,与盖世太保的秘密总部只有一街之隔。努尔每次发报的时间都固定在深夜11时至次日凌晨2时。由于她所在的房间隔音性极差,而她敲击发报机按键的手法又非常重,这样毫无顾忌地夜间发报,经常吵得周围的邻居难以入睡。不过,令人称奇的是,这个粗心的女间谍虽然几乎“贴着纳粹的耳朵”传送秘密情报,在好几个星期的时间里,一街之外的盖世太保总部仍对此浑然不觉。
屡次“糊涂”脱险覆巢之下幸运独存几周之后,由于努尔的法国上级德里考特变节投靠德国纳粹,盟军在巴黎的情报网几乎一夜毁灭,许多盟军发报员纷纷被捕。但是,幸运之神再次眷顾了努尔,这个糊里糊涂的“低能间谍”,最后竟成了英国情报组织留在巴黎的唯一发报员。英军解密文件援引当时侥幸逃到英国的巴黎发报员科林的话说:“我很惊讶她能够支撑那么久,当时我们的整个谍报网络都完蛋了。德国人知道了一切,我简直是靠着奇迹才逃离巴黎的。但自保能力如此之差的努尔也能脱险,我只能说是幸运女神格外垂青她。”
临危坚守阵地遭女同事出卖被捕出于安全考虑,英军方安排努尔回国,但她拒绝离开,因为她知道,自己在巴黎的工作实在太重要了。但是,努尔的好运气也终于到了头。在后来的一次秘密行动中,努尔的一名法国同事蕾妮·加里,因为是变节者德里考特的妹妹,没有被允许参加。早就对努尔心存嫉妒的蕾妮一怒之下效法其兄向盖世太保告了密,换来10万法郎的奖赏。努尔就这样成为纳粹阶下囚。
抓住努尔后,德国纳粹简直欣喜万分,因为以努尔英军间谍的身份,她肯定掌握着盟军在巴黎的残余间谍网的关键信息。果然,当德国秘密警察搜查努尔的房间时,从壁橱里搜出了一个笔记本,而且,违反间谍工作常规的是,笔记本上居然还整整齐齐记录着努尔每一次收发的电文!原来,可怜的努尔误解了伦敦的指示—特别行动署让她谨慎处理电文,本意是要求她及时销毁文稿,而她却理解为将电文存档。
优秀特工本色酷刑之下沉默至死随后,努尔被投入巴黎监狱,她曾两次试图逃跑,但均未成功。在接受审讯时,她始终保持沉默。此时,这个工作并不出色甚至相当糟糕的女间谍,令人惊讶地展现出优秀特工人员才有的坚定素质。解密文件显示,当时,盖世太保审讯主管汉斯·凯菲负责审讯努尔,但自始至终,努尔只对凯菲说了一句话,那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盖世太保头子时,年轻的努尔不屑地说了一句:“我不相信你。”然后转过头去。凯菲后来在一份证词中说:“她被捕后表现出了惊人的勇气,我们从她那里没有搞到任何信息。”
监狱记录显示,1944年9月11日,努尔被转押到达考集中营,由臭名昭着的纳粹刽子手威海姆·拉帕特对她进行审讯。但是,尽管饱受严刑拷打,她始终没向敌人吐露半点真情。1944年9月12日,拉帕特将她带到达考集中营外的一个偏僻树林中,再次对她毒打了一顿,然后丧心病狂地剥光她全身的衣服。努尔始终咬紧牙关,不哭也不说话。气急败坏的拉帕特最后掏出手枪顶住努尔的头部,威胁要杀死她。努尔仍不屈不挠,拼尽力气喊出最后一句话:“自由!”一声枪响后,年仅30岁的她倒在了血泊中。
直到努尔牺牲15年后,她的家人才终于从集中营其他获释囚犯的口中,得知努尔早已遇害。而令努尔的家人略感安慰的是,杀害她的刽子手拉帕特已于1946年因战争罪被处以绞刑。努尔的侄子大卫回忆说:“战争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寻找努尔的下落,不知她是生是死?但最后证实她已经在战争期间被杀害。小时候我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现在我知道了,我的姑姑做了一些非常英勇和了不起的事情。”努尔大无畏的精神赢得了人们的敬佩。二战结束后,英法政府为了表彰这位“公主间谍”的坚贞不屈,特追授她乔治十字勋章和法国十字军功章。

在浩瀚的谍海中,也“涌现”出了一批令人哭笑不得的间谍,『努尔·艾娜雅特·汗』就是其中的一位。二战期间,英国情报部门中有一名“公主间谍”!二战期间被英军招募成为一名代号『特工马德琳』的美女间谍,能讲一口流利的法语和英语;被派往法国敌後占领区当发报员,然而她工作中却“屡犯错误”,是名符其实的乌龙间谍!

上级评价:“不是当间谍的料”

据英国媒体报道,文件显示,她是印度南部一个王公家庭的公主,1940
年随家人逃到英国。英国『皇家空军特别行动署』看中她良好的语言素质,便把她招募为特工。但努尔并不是当间谍的料!特别行动署给她的评语是:『笨拙丶易激动丶怕武器!情绪不稳定,脑筋不太好,不善於保护自己!』….

接头时竟忘记暗号

努尔的培训成绩较差,但当时英国在法国的“秘密电台”陆续被破坏,“特别行动署”急需补充新的无线电发报员,就顾不上挑选,
1943 年 6 月 17 日,努尔被派往巴黎充当无线电发报员。

到巴黎後,在第一次执行“秘密传递情报”的任务中,她把《德军驻防图》拿在手中,未采取任何“反跟踪”措施到指定的接头地点;她记不起接头的“暗号”,情急下只好把地图展开,向每一个行人作试探。

她的举动招来了路人奇异的眼光,很快便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多亏前来接头的两位地下组织成员,急智装做“精神病疗养院”的工作人员,以“寻找走失病人”为由,帮她摆脱困境。

间谍名单丢在旅馆

一次,她将“密码本”和记有巴黎全体“地下组织人员名单”的工作手册遗忘在旅馆房间里。老板是一个法兰西民族主义者,从工作手册上找到她的电话号码,及时通知她领走名册,这次的乌龙也是有惊无险!当努尔的法国同事知道这件事後,惊得目瞪口呆,他们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伦敦派来的“专业人员”!

遭出卖被枪毙

两个多月後,努尔经过“周密思考”,选中的新发报地点,与“盖世太保”的秘密总部只有”一街”之隔!发报的时间都固定在深夜
11 时至凌晨 2
时。但房间隔音极差,而她敲击按键又极重,声音大到邻居难入睡。邻居中有一个叫蕾妮的女人,把努尔出卖给了盖世太保。

她笔记本整齐地记录每一次收发的电文。特别行动署让她“谨慎处理”电文,是要求她及时销毁文稿,而她却理解为将“电文存档”,连盖世太保都吃惊!

这位从小娇生惯养的印度公主,却表现了无比的勇气和意志力,她饱受各种严刑折磨,但到生命终止,也没吐露半点报情!
15
年後,家人才知这位“英雄公主”的事迹,二战结束後,英法政府特追授她乔治十字勋章和法国十字军功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