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判断,古籍线装书的跨时代意义

图片 2

线装,也称古线装,源于五代,盛于清代,是中国传统书籍艺术演进的最后一种形态。中国古代书籍形态经过一千年的历史演变,可以说发展到线装书已经很完善。打孔穿线装订是线装书的主要特征,作为中国传统书籍设计的典范,线装书深刻地影响着中国书籍装帧的发展历史,而作为中国古老文明的象征之一,其古朴的外表、深厚的内涵、儒雅的意境,已然演变为一种文化价值符号,焕发着中国古典文明的雅致与风骨,为大众所熟知。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线装书的设计形式特点 封面设计
封面在早期又被称为书衣或书皮,较为普遍的线装书书衣是折页的,即封面纸张对折的部分在书口。深蓝色是纸张应有的颜色属相。在封面上贴上纸做的签子,写上书名等信息,有的辅以方框文武线修饰,朴素古雅。只是签的材质有所不同,有奢华绸绫的,也有朴素白纸的,更有不同颜色之分。线装书书名的字体应用包括宋体、楷体、隶书、行书等,其中楷书和隶书等手写字较为常用,当然,书名也有印刷的宋体字。
线装书的整体封面设计严整古朴,最为简单的版式就是蓝底白签黑字,签以文武线做装饰,或置于左上角,或置于中间,较为复杂的,雕以一些传统的花卉或建筑等图案修饰书名,讲求对称与均衡之美。在线装书中,书衣和书融在一起,其是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也是线装书给现代书籍设计带来的重要影响之一。
线装书的封面设计,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东方美,其追寻的是简洁不简单,单纯不单调,用最直接的方式将东方情调展现了出来。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内页设计
首先,内页最开始的一页是扉页,古代又称线装书的护页或副页,相当于如今书籍的扉页,所记载内容较详细,有书名、出版印刷者名、出版年代等。中国传统的线装书开本较长,翻开书内页,天头大,地脚短,吻合当时人们对书籍的审美需求。线装书装帧各部名称为:书首、书根、书口、书背、书眼、书签。内页纸多用双折页宣纸,折页处有两个对称小三角形,称鱼尾,多刻于版心的上节或下节,作用在于作为折叠书页的基准,同时也标注书籍的书名、卷册。鱼尾有白、黑、双、细和花鱼尾之分,数量从一到三个不等。版面又分行、界、栏、牌等几大块。其中,“行”有分单行和双行,“界”则是文字的分行,“栏”也有黑红之分,分别为乌丝栏和朱丝栏,还有“牌”为记刊行人及年月地址的,以上这些都是线装书内页版式上的结构特征。
就线装书的插画而言,以上图下文的居多,古人称为出相,图一般处于书页上部位置,约占三分之一左右,也有小插图多文字的版式形式。总的来说,大多数的线装书都是配有插画,版式上也较为丰富,有跨版图、单页图等。在字体选择方面,以明万历年间流行起来的老宋体为主,粗细变化的宋体字也有使用,这也为后来书籍的统一化和规范化奠定了基础,为古代书籍的发展带来了生机。线装书形式对现代书籍设计的影响
版式设计的影响 1.文字表现
在书籍设计的整个过程中,基本上都是以文字为主要载体的,因此文字在书籍中的表现力是整个书籍设计成功的关键。明初开始,颜、欧、赵等名家书体不再是印刷的单一选择,而是改用横平竖直、横轻竖重的宋体字。
封面上的文字,主要包括书名、作者名和出版社名等。书名是全书内容的高度概括,位于书籍封面设计的关键部位。书名字体的选择根据不同的书籍内容,有着不同的定位,如文学性的书籍大多都采用书法字体,偏时尚性的则采用黑体等字体。同时,书名字体的再设计也已成为一种潮流,大大丰富和拓展了书籍设计的空间。从内页文字的应用上来看,较为常用的字体,如宋体、仿宋、楷体等。现在随着设计的多样化,内文版式越来越偏向于文字图形化。
例如,朱赢椿的《设计诗》,可以说是一本“行为艺术”的诗歌集,完美地视觉化了诗句,如其中一首表达人多的诗,作者直接做“人”字堆积重复,生动地表现了“人挤人”“人踩人”的场景,颠覆了书籍版式设计的规律性,充满了设计的趣味性。
2.图形表现
图形是人类认识世界、表达情感、记录和传递信息的重要形式,具有视觉的直观性。在封面设计中,除了文字设计之外,最主要就是图形的视觉设计,简洁恰当的图形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随着现代主义艺术的发展,现代书籍设计中封面上的图形不再只是简单的文武线,或单一的雕版印刷图案,更加追寻创新性。封面设计的手法,有以单个元素作为视觉的中心点,给人以强烈的冲击力;也有用小元素罗列重复,营造现代主义机械化的感觉;而大小交错混合的图形结合方式,给人更灵动的感觉,更为精巧细腻。书籍内页的图形应用,多偏向于图文混排设计,形式内容都十分的多样化,无论是图片的大小、文字的多少,还是整体图文的编排方式,都具有很大的灵活性,当然,也要根据具体书籍的气质决定。
例如,《曹雪芹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的封面分别运用了不同的图形表现手法,有一单一元素平铺重复,也有利用各式各样的风筝不断叠加,内页设计更是如此,丰富了读者的视觉层次,赋予这本书以生命力,阅读之时会让人感觉在田野之中自由地驰骋。
3.虚实空白
一直以来,对空白的关注,都是中国式审美最重要的部分。传统线装书尺寸多是长条形,天头和地脚大量留白,相对少量文本集中于中间部分,充分体现了“无字处皆有意也”的意蕴。现代书籍充分学习古典线装的留白艺术,用“有”和“无”来丰富空间的层次。封面设计中的空白设计给了读者一个自由想象的空间,也是读者视觉疲劳的缓冲点,丰富精彩的设计与空白区域,一实一虚,一张一弛,正是这样的节奏的对比拉开了版面空间的层次。内页中,文与图的组合关系合理化,不仅使版面语言主次分明,疏密有致、浓淡相宜,而且亦使各个元素之间得到有机统一。
线装书中留白设计,赋予了一本书和谐和对比之美,让书籍本身微缩的二维空间注满空气,让其不仅仅存在于二维空间之中,让书籍有了第三纬度空间想象,丰富和营造了书籍的意境之美。
美学思想的影响
对于线装书的美学思想,“书卷气”是中国书籍装帧艺术的特有审美趣味,有明显的中国古代书生情结,讲求精致、典雅、和谐和自然之美。其在装帧之时,黑白分明,有着内在的节奏感,讲究的是书籍装帧所体现的的文化内涵,可以说内容的正确表达大于装帧的形式,是鲜明的中国文化精神的反应。同时,也遵循着以最少的着笔,创造最丰盈的空间,营造“此处无物胜有物”之境,平添一种欲说还休的魅力。现代装帧艺术传承了传统装帧的意境设计原则,让形式基于内涵的塔基之上,让形式变的“有意味”,特别是文学性的书籍,更加讲求诗意的存在,在阅读一本优美的书籍时,就仿佛在欣赏一阕山水景色,焕发着中国古典文明的雅致与风骨。正是书籍设计师这样一种对“诗意美、书卷气”的不懈追求,才使得线装书在现代书籍设计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对引领中国书籍设计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线装书是我国书籍装帧史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同时,其装帧形式内容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和显着标志。正是因为装帧形式传递着一种古色古香、浓厚典雅文化气息,也使其在现代依然具有很强的艺术魅力。
现如今,线装书的发展已经到达了瓶颈阶段,如何创新线装书延续理念已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们只有把线装的符号性、装饰性融入设计意识中,不单单只局限于以线作为装订形式,发散设计思路,扩宽线装书的设计领域。现代书籍设计不仅仅在于材料工艺以及设计手法的创新,还在于设计者在书籍字里行间流淌的信息以及情绪和感受,是对书籍本身的主观感受和定位,这是线装书创新最重要的地方。

一些读者有种误解,即认为装帧指的就是某本书是精装还是平装,封面设计得漂不漂亮,这固然是装帧很重要的方面,但仅看到这些,还是流于表面了。
德国着名的书籍艺术家、专业理论家汉斯·彼得·维尔堡,在二十世纪六十至七十年代曾担任德国法兰克福“书籍艺术基金会”管理处的负责人,多次组织举办一年一度的“最美的书”评选活动,后来又担任过莱比锡国际书籍艺术展览会国际评审委员会委员。他对书籍装帧艺术的评比条件列出过非常详细的表单,涉及到四大方面:一是封面设计,二是内文版面,三是纸张印刷,四是装订加工。
维尔堡的观点与国内很多书籍设计界的专家的主张是完全一致的。细分起来,评判一本书的装帧设计的优劣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开本
书籍的开本应根据人体工程学和实用目的来设计,讲求实用性、美观性和经济性等原则。
实用性是指书的开本适不适合其使用目的和使用方法,并不能绝对地说多大开本的书最美观,多大开本的书很难看,而是从一本书到底要怎么用来评判其开本是否合适。要看这本书是在课桌上学习用的还是外出携带、不拘场合翻用的,是必定要从头到尾细看,可能会反复看的还是字典一样偶尔翻查的,是用来实际阅读的还是摆在书架上装样子的,等等。
书的美观性主要是指开本的比例。书面的纵宽比例一般有三种:一是黄金分割式;二是根号比例式,常见的有1比根号2、1比根号3、1比根号5等几种;三是单值比例,如1比2,2比3,3比4等。开本的比例也要根据书的实用性来确定,一般来说,同样是小开本,3比4的书适合放在桌上看,若要携带着随手翻的书则最好采用1比根号2的比例。
书籍开本的选择还应注意到经济性原则,在体现好内容的前提下尽量节约成本,同时照顾美观,如诗集适合窄开本,画册、乐谱适合大开本,教材一般文字多信息量大,也适合大开本。
材料
装帧材料的选用应根据书的品级、形式和牢固程度等要求来决定,不同的材料可显示出书籍不同的格调和品位。材料大体上可分为两类:封面用料和内页材料。
封面用料会由于精装和平装的区分有着明显的不同。封面用料并非越高档越好,关键要看与书册本身的档次是否协调,是否实用、结实、卫生、美观。豆腐渣一样的内容穿上金缕玉衣并不是提高了档次,只能是个怪胎;选用了散发着异味的革面还不如直接用布面或纸面;选用了易变形的纸板做精装反而比朴实的平装更易于遭到指责。此外,堵头布、环衬纸的颜色、材质等也要与整本书协调。
内页材料指的是内页纸张的选用,包括纸张的轻重、薄厚、粗细,有无光泽、舒适度、寿命、色彩等。
封面
书的封面好比人的脸,封面设计是书籍装帧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封面本身就是一张艺术画,但由于它是依托于书、服务于书的艺术画,必然要重点体现它所依托的书本身的艺术性。这种艺术性,一般可通过四个方面表现出来:
第一是象征,即封面蕴含着一定的象征意义。如外文出版社出过一版《毛泽东诗词》,封面图用的是齐白石的国画“万年青”,既有古体诗与国画的呼应,又有“万年长青”的寓意。
第二是舍弃,让封面的主旨简洁、大方、明了,能减掉的都减掉,花里胡哨万物齐聚的封面多数都欠缺艺术考量。
第三是创新,即探索性,将封面设计得不落俗套,有新意。不能让人一看就觉得这个设计跟哪个很类似,或者是哪个的翻版。
第四是灵性,封面应包含着想象力,不仅新颖而且新颖得让人叹服,有设计者的素质、修养和智慧在其中。
此外,封面设计还应考虑到绘画艺术的各种共性要求,比如色彩配置,同样的图案设计,可能会因不同的色彩配置而体现出灵动或庸俗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
装订
装订方式也跟图书的目的有直接关系。常见的有线装、平装和精装三种。线装主要是体现经典书籍的古意,某些现当代小说非要弄个简体横排的宣纸线装书不知道有何意义。而有些教材类书籍或者是消遣性的随笔也弄个精装本,基本上是浪费材料。
装订方式里还包括锁线、胶装、钉装等方式的选择问题。以前有些书喜欢用钉装的方式,过了一些年书封上就会出现明显的钉锈痕迹,甚至有些钉会锈断,造成书籍散页。当今常用的胶装书也是这个问题,有些质量不佳的胶装书,多翻几次不是书脊断裂就是内页掉落,很影响使用。所以,现在有些爱书人很注重书册是否锁线这个细节。此外,还有些地图册一类的书籍,打开后部分内容被挤在书根夹缝里看不见,也是装订方式选择不当的败笔。
插图
加入插图一般都可增加书籍的美感,尤其是版画、国画、油画等艺术插图,但插图不当反而起到副作用。插图与绘画一样,有构图方式、色彩关系、情调气氛、体现形式等共性的评判规律,但作为书籍的插图又有其特殊性,比如是否吻合书的内容,在书中的数量和位置是否得当,印刷效果是否得到保证等。如今的书籍中艺术性插图越来越少,照片类插图越来越多,但后者经常出现色调不正、画面不清等缼欠,反而遭到诟病。
版式
版式编排应该加强书籍的视觉美感和易读性,减少阅读疲劳。决定版式编排水准的要素主要包括版心的大小,版式的布局和装饰,使用的字体字号及花边装饰的美观程度,行间和段间、章节前后的间距等。版式美体现在版面高宽比例的协调、版面内容的整体对称或均衡、版面空白的“视觉缓衡”能力、版面铺设的韵律和节奏等方面。
如今一些书行间距过大、天头地脚留白过多,这类情况屡屡可见,这可能跟出版者增加页面、提高定价的意图有关,但在正文中使用阅读起来很吃力的字体字号可就是版式编排的问题了。
辅加元素
除了以上六个要素外,评判或欣赏书籍装帧有时还会遇到一些辅加性的元素,如加贴藏书票、留存毛边、附加腰封等等。这些如做得好无疑会增加书籍的美感,但做得不好则会适得其反。比如现在某些毛边书的效果,更不用说腰封的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